雪山和孩子

                2019-05-25


                    当我们谈论未来,我们在谈论什么?

                    未来之于当下,就仿佛是一个懵懂的孩子站在高耸的雪山脚下,怯生生的看着山顶被白雪覆盖的一小片区域,不管有多想赶快登上顶峰感受一览众山小的快感,也只能把满腔激情压在心里,默默地回过身去,收拾下山的行囊。

                    所谓未来,在时间的尺度上,是一个无法到达、无法追赶的概念。我们永远无法切实的到达一个具体的未来时刻。所以坦白讲,时间就像一个高悬在天空上的太阳,把所有的当下都变成未来的影子,给所有的未来赋予历史的烙印。

                    这样一个虚无缥缈,可望而不可即的概念,究竟能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什么影响?那些不断被人们憧憬和向往的未来,会把我们引向何处?一个又一个的问题不断浮现在脑海中。未来,到底能不能来?

                    如果把眼光放大,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未来总是不断的跨越时间的红线,一次又一次的引导着历史车轮的走向。回到十七世纪,当牛顿坐在郊外的苹果树下休息的时候,未来悄悄地来到了他的头顶。我们总是觉得,未来包含了一种难以预料的偶然性,是人力所难以把控的。但是对于牛顿来说,夜以继日的数理推导和每一天的长久积累,已经将未来的幸运之箭准确的瞄准了自己。不管苹果落下与否,在牛顿的世界中,未来已来。

                    镜头转向建筑行业,崭露头角的贝聿铭站在卢浮宫广场上,看着来来往往的法国人,不断的在脑海中构想合理的流线和空间结构的规划。在这个时刻,他既是接纳过去的,也是面向未来的。当这个中国建筑师独自处在西方的环境中,他是以怎样的智慧和勇气把一个联通历史和未来的现代主义建筑放置在卢浮宫广场中的。一次又一次的推导、思考和重做,对于贝聿铭来说,不管社会舆论怎么看待他本人,未来已经迈着轻快的步伐悄悄地出现,在贝聿铭伏案工作的背后,未来已来。

                    回到每一天真真切切的汉京生活中,不管是汉京中心、汉京九榕台还是所有凝结了汉京人心血和智慧的项目,无一不展现出汉京人身处当下又面向未来的姿态。不念过去,不想未来,只专注在每一个闪闪发光的当下,这是迎接未来的最优雅的姿态。在每一个汉京人的优雅身姿的背后,未来,真的已经来了。

                    一个懵懂的孩子怯生生的站在雪山脚下,这是一条漫长艰辛的道路。每一个人心中所念想的那个温暖完美的未来,就伴随着日出的阳光,静静的存在于山巅。孩子慢慢的把看向山顶的头放平,坚定的看着脚下实实在在、蜿蜒曲折的山路。

                    迈出第一步,然后坚定的走下去。不需要回头,在步履间,未来已来……


                (人力行政中心 赵志敏)


                相关新闻
                深圳网站设计

                              分分快三购彩大厅